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人文阅读 > 文学 > 内容阅读
文学

板仓洗礼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 作者:马飞洋 编辑:杨柳  时间:2020-09-16

9月8日,《人民之友》骨干通讯员研讨班组织现场教学,参观杨开慧纪念馆与故居。我们从长沙东塘出发,大约四十分钟的车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便被遮挡在青山绿水之外。白墙黛瓦之间,一座普通的土砖民宅安静地坐落于此,正门的牌匾上赫然写着“板仓”二字,这就是杨开慧同志的故居。
庭院看起来很寻常,也很干净,仿佛还带有昨日的烟火气息。如果不是零零散散的游客,我倒会以为这里还经常住着人家。听讲解员介绍,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修缮故居时,工作人员在墙壁中发现了部分杨开慧的手稿,有短文也有书信,总计有万余字。置身其中,闭上眼睛,脑海里会不由自主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年轻的杨开慧坐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正在给远行的丈夫写信,三个年幼的儿子在堂屋无忧无虑地追逐嬉闹,最小的龙龙时不时跑进卧室拽着母亲的衣角撒娇,玩累了就倒在母亲的怀里酣然入睡……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三湘大地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但板仓杨宅仍然还摇曳着一怀温暖。
母亲,一个多么伟大的称呼;母爱,一种无比浓烈的情感。革命者也是有血有肉的凡人,当杨开慧预感到渐渐袭来的危险,她深深担忧着她的三个幼子。在给堂弟杨开明的信中写到:“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呵,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绕得我非常厉害——前晚竟使我半睡半醒的闹了一晚!我决定把他们——小孩子们——托付你们……必须得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长,而不至受那狂风暴雨的侵袭。”
我时常在想,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杨开慧一定从心底不屑一顾。但一想到深爱着的三个幼子,又何尝不是肝肠寸断?在昂首赴死的前夕,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该经历多少情感的煎熬!在漆黑冰冷的监狱,她辗转反侧,痛不欲绝,一遍遍在心底呼唤自己孩子的乳名,无数次浮现孩子们衣衫褴褛的场景。然而,再撕心裂肺的痛苦,也不能阻挡她对真理义无反顾的追求。
伫立在庭院当中,望着墙壁上那些斑驳泛黄的照片和手稿,我的脑海泛起了无限思绪。也许,但凡真正深沉的情感,如兰亦如霜,但绝对容不下半点苟且和背叛,一定是这样的。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