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人文阅读 > 文学 > 内容阅读
文学

品质观山在黄茆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 作者:刘铮 编辑:杨柳  时间:2020-01-09
    九百多年前,旷达的苏东坡悠游于一座简陋的荒台之上,怡然自道: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
在苏东坡看来,一切事物不必有多么奇丽,只要稍有可观,就可资一乐。然而东坡先生所没有道破的是:假如有一物,不仅可观,而且奇丽,那便更是人间至乐了。黄峁山就是这样一座可观又奇丽之山。

历来天下名山,传奇各异,黄茆山以它独特而称奇。黄茆山居巴陵城东南一隅,传说秦始皇修筑长城时,征天下名山作为砖石,黄茆山有幸被征用。然秦始皇以为黄茆山过于高大瑰玮,不宜用来修筑长城,而让它堵塞洞庭湖的洪水以防泛滥。冥冥中,黄茆山不为扰民助力,只为周遭百姓守护平安。黄茆山的传说看似平淡,却充满人间情味。质朴貌似还有些笨拙、以人为归旨,这正是黄茆山的奇丽之处。

如果说该传奇故事暗蕴了黄茆山的质朴精神,那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则直接塑造了它的神采气质。

深入黄茆山,花草树木因时而变,春的青翠,夏的灿烂,秋的火红,冬的苍劲,四季风味各不相同,花草树木的类别、个性、气质、神韵都能在这里体现。无论人们或有心或无意,都能随处可见巨石林立,那种独立苍茫的气概,坦率无晦的爽朗,仿佛令人置身远古,直与古人对话,震撼之余又别添了几分雅趣,使人有时空错置的奇妙感,人生得意可在此陶冶性情,失意时在这里助长精神,无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有人若问黄茆山的景色哪里最为称奇,这其实不好作答。举目四望,黄茆山上处处是景,处处是胜景。深不可测的龙王井,泉水终年汩汩不绝,冬季温热,夏季甘冽,不是佳饮,胜似佳饮;水草丰茂的封圣芦塘,游人在此既可以垂钓以寄情山水,也可以观赏各种水鸟聚集嬉戏,动静相宜。瑰丽雄奇的柜门山,矗立的巨石有如女娲补天时尝未用尽的巨石遗落在人间,通过巨石与山体之间的隙缝观赏白云红霞,瞬间就能领略别有洞天的兴味。

山中原有数座古庙,民间留下诸多人物传奇。经历百年风雨,如今大多庙宇只剩下残垣断壁,但仍依稀可见当年烟火繁华。至今保存较为完好的当属六荫庙,该庙始建于唐朝中期,在一千多年的历史演进中,虽几经岁月淘洗,又几经修缮,但其古色古香的精神气质犹有存留,游人沉浸其中,可以触摸历史的厚度,洗涤尘俗的妄念。
笔之所叙,只不过是黄茆山诸多胜景的几处素描,其他绝佳美景,不能一一细数,仅仅只能一窥而品全貌。
虽然无法圈点黄茆山的绝妙胜景,但如果人们想饱揽巴陵胜状,黄茆山是个好的去处。
登顶黄茆山北眺,湘北丘陵尽收入怀。由近至远,是波光绮丽的南北二港;再往前,大小山丘蜿蜒散去,有如游龙戏水,慢慢悠悠,而村庄如水墨画般隐没其中,村民稚子耕种闲读,怡然自乐。山势呢,绵延荡开;山色呢,苍莽浑然。清晨,极目东去,直面高云青浪的大云山,鲜红朝阳温暖照耀大地;向幕时分,西观洞庭,浩浩淼淼,气象万千,落日余晖洒向巴陵古郡;回向南天,怀想新墙河历史,真真切切无不令人动情追思。
 
世人常说“风土人情”,即是说什么样的“风土”便孕育什么样的“人情”,风土与人情,往往相得益彰。遍地胜景风流的黄茆山下居住着同样质厚情深的康王人民。世事沧桑,天道轮回,康王人民与黄茆山守望相助,共同见证着这块土地上的兴盛与颓废,破落和繁华,感受到这块土地上演绎的喜怒哀乐。
洪武年间,明军血洗湖南,康王人也未免其难,惨遭屠戮。八十多年前,岳阳沦陷,康王尽遭日寇铁蹄蹂躏,在康王山脊的古枫下,日寇把国人绑在树上用刺刀穿透胸膛,树杆被鲜血浸染,每每夜晚有风吹来,都能听到悲愁的低吟声。继而“雄鸡一唱天下白”,新中国成立了,后有长江改道,修京广复线,修中洲垸,筑麻塘大堤,修铁山水库,凡此利世功德总能看到康王人披星戴月,披衫挥汗的身影。再后来,每当市里有电影新片上映,康王人本可以同步观看,但由于区划体制,新上映的电影却只能从县里转乌江再到康王,最后辗转下到村里,来回几个月的时间,大费周折。处县城以远市区之郊的康王人民是真苦真累,却又总能忍辱负重,总是无怨无悔。
尤为可喜的是,近年来康王党政一班人深谋远虑,带领康王人民励精图治,奋勇争先,正奋力描绘着新康王的宏伟蓝图,而今,一幅精彩画卷正在世人面前徐徐展开。
当此盛世,康王人犹当奋发。然而如何奋发,宜当以人本为出发点,以人本为归宿点。人类进化了数千年,就器物繁盛而论,自然一代胜过一代,至于道德文章、神采风仪,当今世人却全未必与时俱进。人心日益好争、好胜、好名,于是人类精神也日益困顿,“仁”心渐失。
古人说:仁者乐山。如前所述,黄茆山纵然有如此多神奇之处,却并未博得大名声,这岂非黄茆山的又一大神奇。黄茆山虽无大名而自奇,虽自奇而不自矜,大概仁者也不过如此。因为仁厚,所以能包容;因为包容,所以能繁盛;因为繁盛,所以能神奇。这就是仁者黄茆山。
因之感慨,黄茆山神奇固然足可称道,但更值得推崇的是黄茆山的“自奇而不自矜”,仁厚、包容、繁盛。世人多争,不如能容,正如仁者黄茆山,亦如黄茆山下康王人民
 
作者简介:刘铮,男,汉族,研究生学历,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村、乡任职,任过县文联副主席,现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人民之友》杂志社副社长。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