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人文阅读 -> 文学 -> 内容阅读
文学

永 恒 的 微 光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人民之友 作者:梁辰浩  时间:2019-07-10

  

        黑幕逐渐拉上天空,河与天交接处的红晕渐渐褪去。远去的地平线上,已有一两个小点亮在空中。我们一行来到木制的码头,先是听到一阵噪乱的柴油发动机震动的杂音,掠过黑漆漆的水面,接着那艘船关掉了发动机,借着余力从近处缓缓显于暗中,拨开一弯弯涟漪,码头上挂着的白炽灯光一耀撒入其中,便被击得支离破碎,溅向四周,用仅剩的几片微光点亮这片水域。

  上船后,船后的发动机又隆隆地响起,震破了这难得的宁静。在这片红树林里,左右都是深扎水中的红树,如刷上黑漆,狰狞地撑开各节枝桠。“诶?这枝桠的末端竟绽开了一个?不,四个?也不,好多个一粒粒的白点!”这繁多的白点洒在每一个树枝之间,从树干,到树叉,到枝头,那“白花”一闪一闪的。一会儿,躲在树枝后,一会儿又蹿出,确实灵巧。可再向上一仰头,那白花铺满了整个黑幕,闪烁,璀璨……

  我曾无数次站在城市窗前仰望星空,可那里的空气一年不如一年,我见到的星月,容颜也越来越憔悴,混沌的大气中,有一张看不见的嘴,吞噬了太多的星星。可这儿的,不仅没被遮去,还仿佛在这河中洗净了一般,微弱但耀眼。我被几声蛙叫与蝉鸣猛地拉回船上,身后的发动机熄了火,船后掌舵的汉子把船头转向岸边,起了身,蹑手蹑脚地走到船头,打开手电筒,用手在手电筒射出的光线中不断划过,一闪一闪的感觉。回过头看着岸边,依旧只有蛙声从下扬起,蝉鸣从上穿过。可眼前忽然锐利地一亮,一点绿光摇曳从水边的灌木丛中升起,从我眼前飞过。正在我迷惑不已时,又一点光从树丛中摇拽升起,依然活泼地从我眼前飞过,真是萤火虫!一团密集的绿光在那闪烁着,一点点向四周弥散,在水面上映出了更触手可及的星空。

  萤火虫可真是神奇!不愿沉溺于阳光中,伏在这红树林中沉睡,唯有黑暗将它唤醒,在这彻头彻尾的平静中发着光,消除白日里的浮躁,享受真正的自由,在黑夜中独享快乐,拥有着自己的光明。虽然人的寿命比它们长得很多,却常常无法如萤火虫般睡得安详,醒得透彻,能在滚滚而来的黑夜里毫不胆怯地发光。

  星空下的萤火虫虽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它们却在飞翔时,把与它擦身而过的树杈、船篷映得无与伦比的翠绿,也在飞过溪涧的一刻,将岩石上的一滴水染得泛出珍珠一样的光泽,这皆是星空所不能及的。

  船后的发动机又响了起来,惊跑了那一团翠绿,向码头疾驰而去。萤火虫的微光仿佛是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前射来的永恒的光束,如今到了我的眼中,多少人一代一代地逝去了,而这星空却永不泯灭。码头的萤火虫微光又在河与星空的交界处浮现,小小的,像残月的光,将黑夜擦亮。(指导老师:胡洪来)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