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法治社会 -> 社会治理 -> 内容阅读
社会治理

煤改气:重大事项决策的人道主义反思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人民之友》2019年第4期 作者:杨云彪    编辑:陈柳  时间:2019-05-15

  让决策过程更具有前瞻性,不仅是一个科学决断的问题,也是一个民主的人道主义问题。

  

  在中国,煤改气“被叫停”是一个奇观。多年来的煤改气已经不止一次被叫停了。一项公共政策,为什么就那么难以落地呢?

  先说一则海外奇闻。2018年11月,瑞士人用公投的形式否决了一项动议,该动议由瑞士农民阿明·卡保罗提出。这位农民呼吁政府以补贴形式鼓励畜牧业者保留牛、羊等家畜的角。瑞士官方发布的结果显示,动议遭到54.7%的选民反对。反对者指出,动议每年耗资将高达3000万美元,会“吸光”其他活动的资金。而提出动议的卡保罗认为,公投“让人们更加关注奶牛的生存条件”。

  若是按照我们的习惯思维,瑞士人简直是闲得没事干了!为了牛羊的幸福指数,竟然还要搞什么公投!不过,在瑞士人看来,如果不诉诸民意,这个农民兄弟的合理化建议如何获得保障?如果恰巧瑞士“农业部”某个爱护动物的领导也认同给予农民补贴,或者反过来恰巧碰到一个讨厌这个提案的领导,他的同意还是不同意是否合理,由谁来决定?

  公投作为民主决策的一种形式,显然并非是科学结论的最合理途径。但是,公投实现的是民意基础上的合法化,让公共决策直接体现民意偏好,避免权力的独断专行和对集体权利的侵害,同时可以调动公民参与、树立爱国热情并获得民众广泛支持。

  我国煤改气的过程,恰恰是一个权力直接干预权利的过程。烧煤还是烧气,既是一个个体选择问题,又是一个市场选择问题。煤炭已经完全走向市场化,定价权在市场,而燃气并没有完全实现市场化,定价权在国家和国有企业。如果让老百姓选择,一定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种燃料,既包括成本,也包括使用便捷度、清洁度等。如果承认人的偏好的多样性,则煤炭和燃气一定会为不同人所选择。如果为了考虑某种其他因素而对偏好进行干预,收窄定价权,则一方面会让一部分人感到权利受剥夺,另一方面则会人为制造市场垄断。

  当偏好受到剥夺影响生计乃至生存的时候,尤其是当被剥夺者发现因剥夺而导致不公平现象的时候,抵制就会发生。于是一项公共政策就会大打折扣,而强行推行则会带来更大的抵制。

  由是观之,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对民生大事,透过公开和广泛的讨论,对民意进行测试,感受民众的偏好,获得民众支持,会使政策在时间的维度上和空间的选择上增加弹性,尽可能满足多样化的需求。相形之下,行政化的指令由于缺失民意温度,政策的包容度较低,效率思维占据主导,带来的后果不仅剥夺了老百姓的选择权,也会因为利益的强行分配而导致不公。比如煤炭经营者和燃气经营者,前者民企居多,后者是国有企业,强行推行煤改气让人感觉是与民争利。

  一项公共政策受到抵制,常常在于抵制者有“寻租”的空间。当老百姓感觉烧煤比烧气更划算的时候,任何道德说教都是难以打动他们的。治理大气污染是公共产品,让老百姓配合治理,等于是要让老百姓个体去承担公共产品供给的任务,这是对集体行动逻辑的背离,也是不切合实际的,除非国家能够完全替代他们因为煤改气而付出的成本。实际上,煤改气后,一些地方供气不足,甚至出现中小学生跑步取暖现象,老百姓消费成本上升,替代成本无人买单。

  当前,人大的重大事项决定权的行使还存在一定的问题。目前的认识和实际运行还停留在结果合法化而不是过程合法化,停留在权力的效率而不是人道主义。正是因为价值取舍的偏差,导致了目前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尴尬。当前,各地正在普遍实行的民生实事票决制也许可以缓解这一困局,但还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让决策过程更具有前瞻性,不仅是一个科学决断的问题,也是一个民主的人道主义问题。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