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人文阅读 > 文学 > 内容阅读
文学

塔市驿风情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 作者:陈昌豪 编辑:贺振涛  时间:2021-11-12
“塔市驿”,其历史由来已久。据载,宋朝时,江边的小山岭上建了一座白塔,用来镇长江水患,民间有“百里沿江第一塔”之称。元朝在此设长江黄家穴站,朝廷开始派官员驻地管理长江,码头形成。明万历年间开始设黄家穴水驿,华容知县杨企周任“驿裁”。后设巡检司,委任江清为巡检史。清顺治16年,傅玉任“驿丞”,管有驿船八只。民国时期,还设有邮驿(所)。一直以来,这里人口聚集,商贾云集。有塔、有市、有驿,后来塔市驿作为一个固定地名替代黄家穴。清末民初,塔市驿丁字街道布局基本形成。丁字街的一竖称弯里街,北起临江街中心,南至丁家祠堂,全长370米,街宽7米,同样青条石板铺成,是长江上岸通往华容县城的必经之路。自古以来,塔市驿商贾云集,曾繁华一时,被誉为长江上的“小汉口”。外来生活用品与本地农副产品进出,多由塔市驿集散。这里溯江而上能达四川重庆,顺流而下可至武汉南京。陆路向西可至益阳常德上湖南,水路经洞庭往南可连长沙、衡阳下广东。塔市驿每天人流如潮。一大早,镇上就热闹起来了,鱼贩、菜贩的吆喝声,赶船出行人的叫喊声,街坊邻居们互道着早安,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构成了一首和谐的交响曲。
当时小镇是十分的繁荣。因有码头,进出口货物频繁,住宿业也很发达,遍街是客栈,食宿兼营的“楚盛园”在当时鼎鼎有名,很多商旅客在这里歇脚、住宿。不远处还有2个大戏院、茶馆数家,看看戏,品品茶,聊聊生意。无论是当地百姓,还是来自远方的商人、旅客,在塔市驿他们不但将生意做得红火,而且日子也过得惬意。更让人感叹的是,因民风淳朴,古镇惟独没有赌馆。“镇上有名的庙宇场所好几家,每逢宗教民节,小镇更是万民相拥,附近两省四县民众赶集塔市驿。”华容的花鼓、汉戏团竞相搭台演出,杂把戏、皮影戏随处可见,华容夹叶点子、番邦鼓、十样锦热闹非凡。春节有玩龙舞狮,端午有划龙船。小镇日见繁荣,另新生一些营生行当。有挑水工,为镇上人家提供长江饮用水;有柴炭工,为小镇供应烧柴木炭;有挑夫为商客接送货物上下船;有纤夫,帮忙逆水行船;有“渡船佬”为过江人员摆渡;有马夫为陆行客人提供交通方便。
塔市驿的风情是令人追怀的。去塔市驿采风,于三秋桂子的时节是较好的时令,天气再也清朗不过。县城东去,往来迎送的尽是浅黄的稻田、深绿的树木、白墙的人家与挂在门前屋后的树上的金灿灿柑橘。四十里许过墨山铺,又十里上许东公路,临天井山下。 
天井山也是华容一大胜景,顺路登山,山路险峻、狭窄。山坡上一律是粗壮挺拔的山杉,一串串的叶子仍旧青翠。渐渐地、渐渐地,窗外山下的道路、屋场离游人越来越远,而山中的空气也越来越新鲜。在离山顶约两三百米路程的地方,汽车路终止,剩下的这一段路十分陡峭,游人只能弓着身子爬上山顶。山顶建有天井禅寺,又有真武道观,寺属华容,观则归巴陵。这两座庙宇背抵着背,两县以滴水为界,千百年来成为天井山上的一个奇特景观。禅寺大殿中有一古井,水极清,不知开凿于哪朝哪代,据说终年不竭,天井山因之得名。南边的巴陵庙中也有一井,不过井沿上水泥新砌,井中除了落叶、枯枝之外再无其他。看来这“天井”亦有真伪之分。山顶视野极开阔,向南展望,白茫茫一片洞庭湖水在隐约之中。西边玄石山从洞庭湖畔蜿蜒而来,到此与天井山聚合之后,仿佛腾空而起,一跃向东,直接云雾、方台、小墨诸山,下长江而去。其色似葱,其势如龙,迢迢隐隐,横亘云梦。
从天井山下来,向东行进约三十里至长江岸边的洪山头镇,可参观一下砖桥中心小学,穿过留有许多前朝青砖小楼的砖桥老街,取道长江大堤,经“天字一号”码头,访华容煤炭铁水联运储配基地,在江洲停车观景。这里已是华容的北极了。江畔芦花绽放,银灰色的穗子迎着江风翩翩起舞,姿态甚是柔美。秋阳偏西,反照在芦花浅渚的高头,一味晴明浩荡。此景倒让人想起了白香山《琵琶行》的首句“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那位江州司马创作这首歌行的时间地点不正与现在所处景一样吗?这深秋的长江之上!所不同的是,这里未曾能遇到一位落魄的琵琶女罢了。
时值枯水季节,江中现出了一大片沙洲。从堤上望去,米白的细沙平铺在澄清的江水中央,上下有数里之长。对岸监利县城的楼宇街道,历历在目。几只水鸟从芦花里冲出,划破苍穹,落在沙洲之上。沙面上画有一道道波浪线,看起来仿佛沙子在随波流动,那是退水时留下的印痕。前些年,每到秋冬时节,风日晴和,渚清沙白,周边湘鄂两省上洲游玩者甚多,更有好事者出租沙滩车、兜售饮料槟榔,“江洲沙滩”一度成为网红打卡地。可环境污染的问题亦随之而来,去年当地政府挖断了上洲的便道,为的是守护一江碧水。
从江洲溯江而上再十里,抵达塔市驿镇。这是一个古老的市镇,因江畔有塔,塔下成市,市中置驿,故名,古时也曾作“塔子矶”。宋人陆游在《入蜀记》中记载了他在塔市驿的游历:九日,挂帆,抛江行三十里,泊塔子矶,江滨大山也。自离鄂州,至是始见山。买羊置酒。盖村步以重九故,屠一羊,诸舟买之,俄顷而尽。求菊花于江上人家,得数枝,芬馥可爱,为之颓然径醉。大多游人来此,为的既不是学放翁的买羊置酒,也不是学诗人的求菊醉秋,而是一览重修的宝塔。
塔市驿之塔始建于宋代,但不知毁于何时。近年来,镇上的有识之士和寓外乡友怀着拳拳爱乡之情,捐资重建宝塔,这样一处本已杳无踪影的远古遗迹竟然又重见于古镇之上、大江之滨,而且增其旧制,超迈古往。这种守望乡邦文化的良苦用心和为家乡而慷慨解囊的义举不能不令人十分的感佩!塔高七层,底层和顶层的飞檐下都挂着木匾,黑底上书有“云梦塔”三个金字,笔力朴拙厚重,系本镇当代的代表人物、湖南省纪委原副书记赵焱森老先生的手迹。进入一楼,正中陈列着一块白石塔顶,乃是乡民保存下的宋塔遗构,真是难得。拾级而上,登至塔顶。凭栏北眺,只见万里长江从天际滚滚而来,洪流巨浪摇撼着孤身直立的云梦塔。这塔却不为江水所动,在劲急的秋风中愈发挺起雄姿,毅然拱卫着它身后的小镇和镇上的芸芸众生。江水过塔下,而后折向东北,流向天涯。一江秋水,教人望穿。江面上水汽蒸腾,轮船穿梭其中,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南边小镇的背后是一带青山,郁郁葱葱,绵延着、起伏着、重叠着,好似一架画屏摆在江畔。长江名胜黄鹤楼,“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也令人十分向往。而现在到了塔市驿,登上这云梦塔来一看,又觉得这江山之秀而且静,风景的整而不散,却非那天下江山第一楼的黄鹤楼所可比拟的了。
塔下有马王庙,从庙旁的清代碑刻中可知这是一座上了年月的老庙。主殿虽然简陋,但是窗明几净,朴素可爱。一位女道长热情迎客,为香客击罄,还赞许多寓意美好的话。与大多寺庙的僧道不同的是,这位老道长绝口不提要游人布施功德的事,全无市侩嘴脸。这般风度,令人起敬。
出塔市驿镇,向南越过牌头山,不消一支烟的工夫,即到了小墨山下。循着柏油铺就的山路,在植被茂密的森林中前行,口之所吸皆为最新鲜的空气,目之所见皆为最青翠的色泽,无怪乎国有塔市林场将此山名之为森林康养基地了。登上小墨山之巅,望了望长江和远近的山峰,再访访蛋子山是最好不过的。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