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人文阅读 > 文学 > 内容阅读
文学

女烈士的“铁肩”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 作者:魏悦来 编辑:杨柳  时间:2021-09-28
 
“牺牲换人间幸福,奋斗乃吾辈生涯”这句话是我党红军时期的杰出将领,优秀的女共产党员胡筠同志的遗言。
胡筠出生于1898年,是湖南省平江县石牛寨镇桂林村人原本是一位弱女子的她出身诗书世家,北伐战争时期随军到了汀泗桥,并且正式加入国民革命军,后进入黄埔军校女生队。虽然自幼时缠脚,却以神枪手之名勇冠“黄埔四女杰”之首,令黄埔男生也为之钦佩。土地革命期间,她担任湖南工农革命军司令员(队长),成为红军中少有的女司令员。后任湘鄂赣独立团团长,红十六军第八师师长等职。敌人曾以十万大洋悬赏她的人头。1934年4月,这位湘鄂赣根据地的创始人,时年36岁的胡筠,被王明左倾路线执行者以“反革命”的罪名秘密

原本是一名富豪闺秀,最后成长为文武双全、令敌胆寒的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功勋卓著,名震四方。革命人士的重担和共产党员的初心,在其柔弱的肩上闪耀着鲜艳的中国红。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海军副司令员,开国中将,曾经跟随胡筠战斗过的方强将军回忆说:“……胡筠的言传身教,使我明白了一个革命者所肩负的责任,锻造了为革命敢于牺牲一切的精神。”

最美的青春赞歌 

她的一生是勇于奉献的一生、敢于牺牲的一生。胡筠都牺牲什么,是怎么牺牲的呢?
她牺牲个人富贵。胡筠19岁时,已出落成一个标致的大姑娘。她身材颀长,肤色白皙,力强体健,精明洒脱。加上能文善武,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女。这年冬天,她由父母作主,嫁给了北乡虹桥镇李采藻的儿子李积琦。李家是虹桥首富,有良田千亩,青砖瓦房百间。按道理,胡筠本该在家做一个阔太太,享受着荣华富贵。可她自幼习文练武,素有抱负。后受《新青年》《向导》等革命杂志影响,接受了不少进步思想,决心以秋瑾为榜样,冲出樊笼。1924年秋,胡筠冲破家庭的阻扰,放开年幼儿子的拖累,毅然考入平江县城启明女子学校师范第五班。人们不禁感慨,一个为妇为母的女人,一个富豪家庭的太太,要迈出这坚实的一步,需要何等的勇气!从这点可以看出,胡筠抛家弃子投身革命,绝不是为了吃饱肚子,也不是为了穿暖身子。如果说她有什么动机的话,那就是为了劳苦大众的幸福!胡筠入学之时,学校里已有党组织,这里民主气氛浓厚,学生们畅谈理想,宣传救国之道,思想极其活跃。胡筠带头放了小脚,还与同学徐纬文发起剪发运动。在她的倡议下,女校学生纷纷响应,不几天,全剪成了短发,满城为之轰动。胡筠与共产党员余贲民、李宗白等为友,阅读进步书刊,接受新思想,撰文呼吁启蒙,抨击时弊,积极参加社会活动。1925年底,胡筠由余贲民、李宗白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投身革命。
牺牲家庭财富。1927年2月,她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六期女生队。她文武双全,有“神枪手”之称,与游曦、赵一曼、胡兰畦,被誉为“黄埔四大女杰”,她位居四女杰之首。北伐时,任叶挺独立团政治处宣传员。由于革命风云突变,后来武汉军校改组,女生队解散,胡筠遵照组织安排,奉命回到家乡平江组织暴动。
回到婆家后,她对外仍是李家三少奶奶,实际身份却是中共北乡暴动委员会主任。她与进步人员一起发动群众,打土豪,分财物。
后来,胡筠又巧施计策,让在外避祸的公公当了一回冤大头,主动掏钱为暴动队伍买了一批枪支弹药,还以为这个能干的儿媳妇是为了守护家产。
万万没想到的是,三儿媳妇不但到处斗地主,还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这个公公。胡筠在批斗土豪劣绅的群众大会上,公开宣布与丈夫离婚,还把夫家的地契田契当众焚烧、开仓放粮,并将钱物作为发展革命队伍的活动经费。至此,胡筠与封建家庭完全割裂,革命的彻底性也由此可见。一时间,其壮举成为惊动山乡的奇闻。在外避祸的李氏父子闻讯后,气得七窍生烟,偷偷将胡筠所生的儿子接走。
忍受着母子分离的痛苦,胡筠一心扑在革命工作之中,她和徐梓俊率领游击队战斗在幕阜、连云山区,多次打击前来“围剿”的白军。人们亲切地称她带领的队伍为“胡筠部队”。

永远的心痛和遗憾 

牺牲亲生骨肉。1928年,凭着卓越的领导才能和军事才能,胡筠出任“湖南工农革命军”司令(队长)。“平江起义”后任“平江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带领部队活跃在包括石牛寨在内的湘鄂赣边界地区。在几年的斗争岁月中,胡筠与平江县委宣传部长张警吾加深了了解,产生了感情。1929年,胡筠与张警吾结婚,不久怀孕。那一年,当县保安团长率4000多人进剿复兴山时,时任游击纵队指挥员的胡筠已身怀六甲,她不顾身子笨重,亲自制定战术并指挥战斗,连连击退了保安团的数次冲锋。当敌人再次发起猛攻时,临产突袭而来,她半躺在山头工事里,咬紧牙关,汗如雨下。这时候胡筠急了她知道,身为指挥员的自己绝对不能在这时候离开阵地去生孩子。虽然肚子里的是即将降临的生命,但身边的战友更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她忍受着阵阵剧痛,思考着如何扭转战斗局面,带领同志们脱离困境。枪林弹雨中,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孩子降生了。作为母亲,胡筠来不及为身上掉下来的骨肉而高兴,而是挣扎着从背包里拿出匕首,割断了脐带。她甚至来不及擦去婴儿身上的血迹,来不及多看孩子一眼,急忙脱下衣服把孩子简单包裹一下,就把孩子交给了闻讯赶来的红军家属苗大娘。产后虚弱的胡筠没有撤出战场,还把为自己准备的担架让给了重伤的战士,她靠在一个土坎上,继续指挥着战斗,直至战斗胜利。本想着战斗结束后把孩子接回来,可由于敌人紧追不舍,胡筠只好拖着疲劳虚弱的身子带领部队来到石牛寨休整。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她和张警吾的这个孩子始终没有找回来。无论孩子是失踪还是夭折,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和刺痛。这种牺牲是常人难以接受的。由于当时的斗争形势复杂多变,容不得她四处寻找,只能把这份伤痛埋藏在内心深处。更加遗憾的是,由于产后得不到休息和调理,胡筠后来再也没有怀孕。

胡筠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然而令人叹惋的是,因受奉行王明“左”倾错误的新省委领导人的排挤,1932年3月,胡筠被降职。1933年10月,胡筠在万载县小源参加湘鄂赣省第三次工农代表大会期间,被诬为“AB团”分子,突遭逮捕。在关押期间,她写下了数十页纸的《狱中自白》,回顾了自己在党的领导下由一个豪门闺秀成长为党的干部的整个历程,道出了她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也渴望着组织早日洗清她的嫌疑,以便为革命继续奋斗。

在革命大浪中起伏 

胡筠的一生同时还顽强拼搏、不懈奋斗的一生。我们可以沿着她奋斗的足迹,再一次来感受革命的血与火。
迈出坚定的革命步伐。1926年8月,叶挺的北伐先遣团攻克平江县城。中共平江县委派胡筠到叶挺部队政治处搞宣传工作。接到通知,她爽快地说:“党的决定,我无条件地执行!”县委同志告诉她:“你是女同志,又是娃娃妈,困难很多,要有思想准备。”胡筠说:“困难再大,也比不得北伐军打军阀的事大。”她毅然向当时就读的启明女校申请休学,放弃未修完的学业,随一支新组建的宣传队奔赴北伐前线。她写标语、办快报、教军歌、编快板,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们的士气。
胡筠有时还直接参加前线运输、救护和战斗。北伐军从平江县城攻打天岳关时,她化装成农妇潜入敌后侦察,绘制了一张敌人兵力部署图,为叶挺部队提供了重要作战依据;然后自己又领着一个排的兵力,向敌主峰发起进攻。
1926年8月,北伐军胜利攻占湖北汀泗桥后,叶挺对胡筠说:“湖南省委来电,调你立刻回湘,另有任务。”胡筠回到平江后,奉命组织农民自卫军。不久,北伐军收复武汉三镇,当时急需军事干部,县委推荐胡筠报考黄埔军校武汉分校。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创办,是国民革命发展的产物。后改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邓演达任代校长,张治中任教导长兼训练部部长,共产党人恽代英任政治总教官。1927年2月12日,武汉分校在两湖书院的大操场上举行开学典礼。邓演达、宋庆龄、吴玉章等出席大会。胡筠等195名女生穿着与男生一样的深灰色军装,紧束着腰皮带,戴着军帽,打着绑腿,与男生队并肩站立。女生学习的主要课程分政治和军事两种,即术科和学科。学科包括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科学,以及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阵中要务令等。术科是根据步兵操典上的军事基本知识,进行基本训练。每天上午是学科,下午是术科。晚上的活动每天不同,有时上自习课,有时开政治讨论会,讨论的题目有“领袖与革命”“革命与恋爱”等。恽代英曾对女生队学员说:“我们党下决心要在军校培训妇女骨干,毕业后参加领导中国妇女翻身解放的斗争。你们的责任重大,你们要努力呀!”恽代英赞扬她们是“中国妇女解放的先锋和榜样”。
再次回到地方浴血奋斗。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决定自行撤销。恽代英要求胡筠回到家乡组织游击队,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当时正值白色恐怖时期,地主武装到处杀人放火,狂妄叫嚣:宁可错杀三千,决不放走一个共产党员胡筠购买了几十支步枪、上万发子弹,拉起了五十多人的队伍。有一天,她被叛徒认出,并密告了她的真实面貌。胡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与省保安司令部派来的缉捕队公开交火,打得缉捕队落荒而逃。省保安司令部向各地保安团、清乡队发出通令,联合“围剿”“女共匪”胡筠,并以十万大洋悬赏她的人头。
幕阜山南接罗霄山脉,北抵长江天堑,是一道巨大的天然屏障。胡筠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给敌人以重创。平江革命武装从无到有,游击队不断壮大。
为了统一全县革命武装,1928年2月,县委在嘉义镇召开全县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县委研究决定将全县武装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平(江)、湘(阴)、岳(阳)游击总队”。会议任命余本健任平湘岳游击总队总队长,罗纳川任总党代表;任命胡筠担任北乡(含虹桥、龙门、南江、梅仙、钟洞5个区,30多个乡、村党支部,近20万人口)特委书记,同时任命胡筠为平湘岳游击总队第二大队(又名特务大队)党代表。

凌云壮志惊天地 

配合彭德怀发动平江起义。1928年3月中旬,游击总队攻打平江县城失败后,平江县委书记毛简青前往上海留在中央工作,县委代书记罗纳川牺牲。原县委委员李宗白、张警吾、毛贲虎和胡筠在酝酿几天后举行会议。会议重组了县委,胡筠临危受命,被推举为中共平江县委书记。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领导的平江起义爆发。起义军攻克了平江县城,之后部队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7月23日,胡筠率县委机关及部队、四乡农民入城,与彭德怀、滕代远会师。平江人民心目中的传奇式人物胡筠留着短发,腰里掖着双枪,左臂佩戴鲜红的袖章,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走在队伍的前头。后边紧跟着县委机关干部和游击队战士,以及沿途四乡闻讯赶来的工、农、青、妇数百名革命群众。在平江县城的群众中,早就流传着胡筠这位游击队女将的才能,枪法如神,百发百中,甚至说她的坐骑能穿山越岭,腾云驾雾,是幕阜山里修炼了千年的“神驹”。
这天,整个县城万人空巷,人们争相目睹这位女英雄。滕代远引见下,胡筠与彭德怀见面了。大名鼎鼎的胡筠,原来身材小巧,脸庞清秀而又透出英气,此时镇静地望着彭德怀,眼里透出热情与坚定。彭德怀对胡筠不由肃然起敬,高兴地说:“反动派早说把你们‘剿’掉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枪”胡筠风趣地回答说:“刘作柱骂我们游击队是‘草寇’,我喜欢这个名字,野火春风沐劲草嘛!”“好,好,真不愧为女中豪杰!”彭德怀伸出大拇指说。
7月24日,在平江县城月池塘举行的万人大会上,胡筠与彭德怀、滕代远先后讲话。会上正式成立了平江县苏维埃政府,选举了15名政府委员,并且一致通过胡筠任平江县苏维埃政府主席。
奋斗足迹遍布湘鄂赣边区。胡筠经常带着游击队运用各种战术和方式钳制敌人,掩护红五军主力突出敌人包围圈。1928年10月,胡筠出席了在江西省修水县台庄召开的红五军和平(江)、浏(阳)、修(水)、铜(鼓)、万(载)五县县委联席会议,这次会议成立了中共湘鄂赣特区委员会,滕代远任书记,胡筠和彭德怀、黄公略、李宗白、蒋长卿等为特委委员,同时特委决定将平、刘等县游击队编入红五军,军部下辖五个纵队,胡筠任红五军第一纵队党代表。
胡筠英勇善战,指挥作战大胆沉着,灵活多变,战前有周密的部署和充分的准备,战后有详尽的总结,在战斗实践中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游击战术。她带领的部队终年转战于湘鄂赣三省的幕阜、连云山区,神出鬼没,令敌胆寒。当年中国国民党军事将领何键的《清乡公报》称胡筠部队与彭德怀部队“互相呼应,声势浩大”,“赤焰所播如火燎原”,即便“调集重兵围剿,仍然束手无策,防军亦疲于奔命”。原红八军军长何长工后来称赞胡筠说:“胡筠很会打游击。她的部队是平江打得最好的,平江的敌人一听说胡筠的部队来了就害怕。”何长工曾回忆平江一次地方党政军联席会议时说:“胡筠在会上讲话,我怀着极大的兴趣来听她作报告。她的讲话很有吸引力,句句中肯,无一句废话,层次清楚,平易通俗,分析形势很准确。她讲的是‘平江起义’的伟大意义和对湘鄂赣根据地的关系。后来我同胡筠的接触很多,也愿意与她交谈,常跟她谈农会与地方工作的情况。我很佩服她,她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很有基层工作经验。她是平江县主要领导人,是根据地的创始人。”在艰苦的游击斗争环境中,胡筠带领的游击队逐步壮大。

1930年,红三军团攻占湖南省会长沙,胡筠指挥平江县赤卫队20多个团同时攻城。8月1日,在长沙召开了万人大会庆祝胜利,并成立湖南省苏维埃政府,胡筠和彭德怀、滕代远、王首道、何长工一同当选为省苏维埃委员。1930年9月,中共赣北特委成立,胡筠任特委常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随即,中国工农红军赣北独立团成立,胡筠兼任团长。1931年春,赣北独立团与修水、铜鼓等县的游击队组成红八师,编入红十六军。不久,胡筠继任红八师师长,成为红军时期少有的女师长。据《通城人民革命史》载,胡筠曾率红八师及赤卫军一千多人采用内应外合的战术,一举攻克了通城,缴枪1374支,长机枪5挺,手枪30余支,子弹50余担,其他军器无数。

青春热血洒中华 

用各种方式掀起革命高潮。1931年7月,原湘鄂赣特委和鄂东、赣北、湘北等特委合并成立湘鄂赣省委,李宗白任省委书记,张警吾任省委宣传部长,胡筠任省委常委、省委妇女部长。她的妇女工作干得十分出色,湘鄂赣边区二十多个县,各级都有妇女组织。妇女干部除参加文化、学校、军械厂、金融、贸易等地方工作外,还有大批青年妇女参加红军。广大妇女动员鼓励自己的丈夫、儿子参加红军,妇女成为农村生产的主角,组织耕田队、抢收队、积肥队,以换工、帮工方式解决烈军属和孤寡户的劳力问题。支援前线战争的种种后勤重担,也都落在妇女肩上。热火朝天的妇女工作,凝结着胡筠的心血。为了更有力地执行省委和省苏维埃的决议,湘鄂赣省委宣传部在万载县成立了一支“赤色宣传队”,由胡筠具体领导。宣传队常常夜以继日排练节目,胡筠既是编导又是演员,她和队员们一起,创作了大批深受苏区军民喜爱的歌舞节目,如九子鞭《十骂蒋介石》,歌舞《送郎当红军》《可怜的秋香》《摇篮曲》《劝白军投降》及小歌舞剧《李更探监》等。胡筠多才多艺,能歌善舞。无论一件什么事,只要经过她的脑壳一转就会变成一出戏。有一天晚上,宣传队正在排练节目,突然得到一个特大喜讯,红军在宁岡砻市打了个大胜仗,活捉了前敌总指挥张辉瓒。大家高兴得抱在一起又唱又跳,胡筠眼泪都笑出来了。当时有一个小伙子说:“现在鲁涤平要哭得冒眼泪。”胡筠灵机一动说:对,我来编个鲁涤平哭张辉瓒的舞。于是她边想边跳,说:“我们把张辉瓒的‘头’砍下来钉在一块木板上,放到河里,让其顺流而下,漂至南昌,鲁涤平拾到木板后,抱着‘头’大哭,后来又被红军的大炮吓瘫在地,这个节目就叫《鲁胖子哭头》。”大家一听齐声叫好,几个男演员竟跟着跳了起来,就这样说干就干,连夜编排。第二天《鲁胖子哭头》就演出了,以后每逢开庆功会、动员会,这个节目最受欢迎。
可惜的是,1934年4月,这位湘鄂赣根据地的创始人,时年36岁的胡筠,在随湘鄂赣省党政机关由万载小源向平江转移途中含冤被杀。临遭杀害前,胡筠的遗言只有一句:“牺牲换人间幸福,奋斗乃吾辈生涯”,和她同年的彭德怀闻讯后,忍不住仰天长叹:“天理难容,天理难容啊!”
但历史并没有忘记这位巾帼英雄。1945年,在延安举行的会议上,胡筠得到平反昭雪,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即使是在和平年代的今天,胡筠烈士的传奇经历和光辉事迹至今被人们传颂。尤其是她坚持真理,不忘初心,敢于牺牲、努力奋斗的精神,值得我们珍惜和传承。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