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85309264 | 收藏首页 | 我要投稿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湖南人民之友 > 人文阅读 > 文学 > 内容阅读
文学

【归】游子杂思

http://www.hnrmzy.com  文章来源: 作者:铁城 编辑:杨柳  时间:2021-09-03
【一】
八月,秋声阵阵,有一种思念叫做归心似箭。我早已收拾好全部的心情,准备奔向那熟悉的河川,准备好回家的旅程。
远眺可否当归?河流奔腾不息。欲穷千里目,逆流而上无限蔓延,说不清归乡究竟有多么焦躁,其实,我早已谙熟归途,谙熟于胸镌刻于心。
我在这头,母亲的呼唤在河的源头。两岸郁郁葱葱的植被,愈加浓郁着家乡的情愫。
曾经无数次,我目所能及丈量着河流的长度,一直向北方延伸,或者丈量着重重叠叠的山峦。
秋风太早为尘世度上凝霜,仿佛欲阻止行人的脚步。父母却执著地守在村口,站在风雨中摇曳的千年古树下翘首以望。
星夜启程,途径繁华的城市,路过静怡的集市,品读光阴的变迁,心旷神怡无限感慨,但都不是我的故乡!
铁轨在脚下,没有风也呼呼作响,车厢内人声嘈杂,我屏蔽了所有的声音,仰望朦胧的夜色,专心致志去聆听那首《故乡的云》。
我知道,哪怕是多么寂静漆黑的夜,哪怕只有一声犬吠,故乡却一直在那里等我。更那堪河水源头,还有一扇窗户的灯为我亮着。
 
【二】
地标建筑就像是一座城市最高的树,每一只鸟都在努力飞升,貌似翅膀天生就是为上而生,仿佛抽不出来一丁点时间思考终会有栖落那一刻。一直飞升甚至忽略了城市的风景,城市就成了一模糊不清的概念,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一切都留不下什么印象,唯有那一声细若游丝的呼唤却无时不在,人们轻描淡写地唤作乡愁。
霓虹闪烁,依旧散发着挥霍着荷尔蒙的气味,精力直面光阴星月简单对白,不清楚这是城市的时髦繁荣还是悲哀孤独。
风在夜阑中游荡,偶尔传来一两句乡音,貌似风也老了,为何没有以前那么强劲?
其实,风依旧是年轻时的模样,就算再猛烈一些,也吹不散流浪的人儿心中那一丝乡愁。也不论置身于寒冬酷暑还是细雨清风里,和老乡随便一聊,浑身便蓄满了激情,散发出故乡那浓浓的味道。
 
【三】
候鸟打开归途,我与候鸟殊途,可毕竟都是归途。
黄昏,乡亲们聚在千年古树下,晚霞映衬,编织着最美村庄的风景,夕阳瞬间点燃了故乡的黄昏。
古树上依旧挂着那盏不老的风灯,灯芯却早已被碘钨灯管替换掉了,可灯的用途却并没有因此而改变,那就是村庄的眼睛,正如雪夜里老屋前那扇一直亮灯的窗户。
村庄的眼睛,流溢出慵懒慈祥又安静的光,在温馨地呵护或守候。
天空中皎洁的月亮,打开了天空的景致。记忆同样被打开,隐匿在心头的故乡,被一种无言的愁绪晕染。
 
【四】
其实,我的村庄早已破败不堪,或者说被时代抛弃啦,我试图努力用一生去为之奋斗和拼争。
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日子,我都会捡拾起来遗落的童趣童真,以及那些长年厮守着的乡亲,在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有我的父亲母亲。每一个熟睡的夜里,我都会感觉到父母的凝视,每一个梦醒时分,我总能听到他们的召唤。
中秋月圆还须假以时日,故乡依然萦绕在我梦境,我如痴如幻地期待着我无怨无悔地守望着,因为我清楚,梦就要临近现实了。
我的双脚,一只流浪在异乡,一只滞留在故乡。
 
【五】
征文?我从来不管能否获奖!只是下面那三幅图,只是一个“归”字便引发了我创作的激情。此情此景,难道不正是我倾尽一生洪荒之力追求着的返璞归真?
我无端地会融入那样的画卷,故乡的忘忧草或者另外一些草木,都会被我入药疗伤。文火煎熬会慢慢煮出来乡土的味道,愁绪蔓延却可以躲避尘世的喧嚣......
那么好吧,暂且让我在城市的喧闹中,在虚无的幻觉里躲避一刻,稀释一下轻松一下释放一下也好,暂且忘却所有的倾轧纷争和烦恼!
 
【六】
对,就是这样一处草舍,那就是我的家。家里有我的父亲母亲,父亲历经沧桑慈母依旧。
土屋坐落在层峦叠嶂的大山中,地上霜雪如银玉树琼枝掩隐,不远处有河水氤氲。
河水原来为灌溉贫瘠的土地所用。近年来,农耕的烟火渐渐从村庄里隐退,这里世代生息的人们,似乎对故乡的河水不再像以前那样殷切,或者还有些淡漠。
其实不然!水流淌在故乡的泥土下,早已融进了故乡人的血液,是那种侵入骨髓刻骨铭心的难以割舍。以流浪在外的《游子》命题,期待是一种与之朝夕相伴的人生旅途。
情景无恙,不正是那一方水土吗?
 
【七】
宁静的夜里寂静的村庄,不知谁在吹奏一曲忧伤的短笛,恰如那一带流淌的河水。
我终于放下沉重推开了虚掩着的家门。深更半夜土屋依旧,土炕上是痴痴等候的父亲母亲,满头的银发突然被惊醒。
夜已深,躺在自家的土炕上,却丝毫感觉不到一路奔袭的劳累,于是我悄悄起来,抒发我灵魂深处的文字。
夏,已是末代王朝
仅在一场秋雨中没落
三千粉黛
也从花丛或树冠上面
一哄而散
这个季节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风中凌乱的白发
冻结了远航的桨
飘零的落叶
丈量着人生的长度
于是,流浪也有了温度
我瞬间明白了
往事如烟
往事却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无论我是否荣归故里
请允许我魂归故里
 
【八】
如今,父母亲人早已把我孤独地丢在人世。可每到秋天,我总是想到人到中年,总感觉即将与故乡失联。
“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我的思想在《礼记》里散步,从一滴泠然纯澈的露水中,读诗意的清秋,想清秋的寒露。于是,秋虫凄凄鸣唱,寒风冽冽而来,蹉跎岁月中我的灵魂无处安放。
山河不语,岁月无声,季节易序,故乡她依然是那种模样。
一种声音一种颜色只能在记忆里共鸣和碰撞,竟然寻不到我最终的归宿!那么好吧,我暂且将灵魂寄存他乡,但终会有那么一天,我会重新葬在故乡厚重的泥土,或者母亲河旁……

《人民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5001378号-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8387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27/D 邮发代码:42-211
广告经营许可证:湘工商广字054号